天师41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别急着否认,这是我的剑留下的痕迹,我记得。”

其实是宝珠提示。

叶无卿继续死不认账:“你认错人了。”

苏凛然微笑:“如果我把你是世界无敌的信息暴露出去,你猜,会有什么好玩的?”

叶无卿:“……”

【世界无敌】是叶无卿放飞自的小马甲,以其猥琐凶残的打法,是竞赛馆臭名昭著的奇葩,如果暴露出去了,确实很麻烦……

苏家的人怎么那么讨厌?愿赌服输,竞赛上出现任何事物都有可能吧!

叶无卿:“我知道苏家一直看我不顺眼,如果为了对付我就把水泼在我头上,我可不会认账。”

死不认账,坚贞不屈!

这所有人都知道苏家跟她有宿怨,加上苏家铁板钉钉的长老之位被叶渺截胡了,哪怕苏凛然真的把自己是世界无敌的消息暴露出去,只要叶无卿咬死了苏家蓄意报复,然后抛弃这个小马甲,她就不信有人会相信苏凛然!

苏凛然看着一脸倔强仿佛受了巨大委屈,但依然坚贞不屈的抬着头毫无畏惧的与自己对峙的叶无卿,气笑了。

如果不是宝珠信誓旦旦就差没把胸脯拍得砰砰作响,赌咒发誓保证,叶无卿一定就是世界无敌。

苏凛然都要以为自己是真的误会了她。

叶无卿伸手要推开苏凛然,“苏六爷,如果你的话说完了,请让开。”

苏凛然突然抓起叶无卿的肩膀,把她按在墙壁上,下一秒,一把扯开她的外套。

叶无卿:“???!!!”

叶无卿大怒:“苏六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左边胳膊,雪白无暇的肌肤上,一道淤青尤为鲜眼。

苏凛然:“这是我剑气留下的痕迹,叶无卿,你还想否认吗?”

叶无卿:“……”

否认是必须的,否认是肯定的。

叶无卿余光瞥见有人走向这里,抬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

苏凛然小看了了叶无卿的脸皮厚度,没有料到她被抓住把柄好了这个地步之后,还有勇气扇他一巴掌?

即使四阶天师的一巴掌打在脸上不痛不痒,连挠痒痒都算不上,但这种污辱,还是让苏凛然双眼倏地燃起怒火,威压和杀气瞬间倾泻而出。

“你敢!”

叶无卿脸色一白,嘴唇颤抖,摆出一幅强忍怒意的样子,被狠狠羞辱了的样子。

“苏六爷!”

“六叔!”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出现,苏凛然冷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苏夜白罗可可何莹儿大步走了过来,身后还有还有纪蔷薇等人。

苏凛然并没有松开按在叶无卿肩膀上的手,但身上的怒火和杀意已经收敛了起来。

苏凛然语气不怎么友好:“你们过来干什么?”

在罗可可人看来就像是做好事的时候被人打扰了,那种不厌其烦。也不要怪他们想歪了,叶无卿外套被撕得七零八落,整个人被摁在墙上,又是一男一女靠的那么近,加上之前他们看到的那一巴掌,是个人都会脑补成男的对女的意图不轨,被女的反抗扇了一巴掌。

苏夜白赶过来:“六叔!叶师妹如果有什么得罪您的,今天是苏酥的欢迎宴,请您别跟她一般计较。”

罗可可:“苏六爷,这就是你们苏家对待客人的态度吗?”

苏凛然眉头一皱,刚想开口,叶无卿立即道:“苏六爷,和你无怨无仇,为何要咄咄逼人?还用剑气攻击我?”叶无卿委屈的抬起左边的胳膊。

苏凛然的法器是剑,世间剑意万千,一道都是独一无二的,留下的痕迹自然也是独一无二。熟悉的人就能辨认出这一道剑意的主人是谁。

在场的人,有苏夜白和精于法器的何莹儿,自然看出了叶无卿身上的那一道淤青出自于苏凛然之手。

罗可可气道:“苏六爷,叶无卿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样侮辱她,苏家欺人太甚!”

普通的天师惧畏苏家,一句话也不敢说。但眼前前这几个,大部分都是家族中的天之骄子,有靠山有来头。罗可可亲爹也是七阶,爷爷是八阶,在理直气壮的情况下根本不怵苏凛然。

罗可可跟叶无卿的交情,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后者被欺负,而一言不发,再说了叶渺已经是十二使者之一的长老,罗家跟叶无卿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怎么可能会看着她在苏家受辱?

苏夜白眉头微皱,对这个一向敬重的六叔,第一次露出了不赞许的神色。

苏凛然:“……”

苏凛然低头看了一眼,宛若被流氓欺辱的叶无卿,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这是被算计了?挨了一巴掌,还要被一群小辈指责。叶无卿还把幻境里面留下的痕迹,推到了现在他留下的?

狡诈得连一丝把柄都不愿意留下来。

不过,苏凛然原本就无意揭露叶无卿的马甲。

反正他已经知道了世界无敌是谁。

苏凛然不理会周围众人的目光,一手捏起叶无卿的下巴,笑了:“叶无卿……”苏凛然很少笑,算下大多也是冷笑,让人不寒而栗的那种,突然笑的如此肆意张狂,让所有人都看呆了。

包括叶无卿。

难不成心理承受能力那么差?被气疯了?

“来日方长。”苏凛然意味深长地说完这一句,然后淡淡的扫了一眼面色各异的众人,转身消失了。

七阶的天师一离开,空气都轻松了下来。

众人松了口气。

叶无卿靠着墙边站稳,微微蹙眉,低垂的眼神情不明。

罗可可:“叶无卿,你没事吧?”

叶无卿摇了摇头。

苏夜白:“需要叫个医生吗?”他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明天说,六叔把叶无卿先带走之后就忍不住赶了过来。

他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六叔一向冷漠不管事,一幅万事万物皆不放在心上的样子,为什么会突然针对叶无卿?难道是为了给苏酥出气?也不可能啊,六叔跟苏酥关系还不至于好到让他破例的。

叶无卿:“不用了,恕我失礼,我要先行离场。”

罗可可:“我跟你一起。”

发生了这种事,苏夜白不好出口挽留,即使苏酥闹着一定要留下叶无卿跟她道歉,叶无卿还是提前离去了。

人群里面一直沉默的纪蔷薇,在经过叶无卿身边时,声音低不可闻的传入叶无卿耳中。

“手段真厉害,连苏六爷也勾搭上了。”

叶无卿也不看她一眼,目不斜视,直接擦肩而过走了,彻底无视。

纪蔷薇手指紧紧握住,尖锐的指甲刺破了掌心。

凭什么!!

一样平民出身,她汲汲营营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拥有今天的地位!

叶无卿却轻而易举得到了这一切。

她千辛万苦追逐讨好的男人对叶无卿一见倾心,她绞尽心机,费尽手段才爬到现在的位置成为苏家的天师,而叶无卿走了狗屎运,一跃成为了权二代,现在就连苏家最不近人情的苏六爷也对她……

纪蔷薇如何能甘心?

“蔷薇,你没事吧?”时时刻刻关注着她的一个男人发觉到她的异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眼底闪过一丝阴霾。

叶无卿!又是这个贱人!

纪蔷薇很快就收敛了表情,面对男人易于言表的关怀,眼角眉梢媚意流露,“我没事,谢谢你,鱼飞。”

叶无卿刚离去,星宿厅内的宴会到达了高潮。

苏家长子七阶天师苏京,带着自己盛装打扮璀璨夺目的女儿苏酥,万众瞩目下缓缓出场。

“诸位同门道友,玄门天骄,这位就是我的女儿,我们苏家的公主,即将进入明澜学院,麻烦各位多照顾一下我女儿,我苏某在此向诸位道谢。”

苏酥带着乖巧甜美的笑容,一身雪白的短裙子越发显得整个人干净剔透,宛若天使一样。挽着父亲的胳膊游走在一群玄门大佬之中,落落大方,乖巧可爱。

众人给足了苏家面子,一个劲的夸赞苏酥,羡慕苏京能有那么可爱的女儿。

觥筹交错间一片浮光掠影,喧哗热闹。

苏京脸上带着春风得意的笑容。

就在宴会最为热闹之时,星宿厅上的舞台突然扭曲了一下,正在弹奏乐曲的乐队动作停了下来,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制止了他们继续弹奏。

感觉得这股波动正在谈笑风生的所有宾客,也随之安静了下来,看向舞台方向。

身穿白衣的少年护法从扭曲的空间里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但一身黑衣的少年,两人出来之后,身后水纹般的波动也随之恢复平静。

刚刚安静下来的宴会厅,传来一阵惊愕的骚动。

竟然是十二使者之首的两位护法!平时想要见到一个都难,现在竟然都来了?

“是尊主的两位护法!”

“苏家竟然请到了尊主护法?”

“真不愧是九大家族之首,区区一个……欢迎宴,竟然还惊动了护法。”

“两位护法难不成也是参加宴会的?”

“……”

“……”

白衣少年面无表情扫了一眼,传来骚动的地方,还在议论纷纷的众人立即安静地闭上了嘴巴,哪怕是高阶天师也不敢再议论。

黑衣少年的表情跟白衣少年的如出一辙,如果不是两人身上的衣服不一样,几乎无法从外表分辨出来。

他一句废话也没有说,无视刚过来问好的苏京,直接宣布来意。

“长老苏子规,滥用职权,贪污受贿,修炼违禁法术,罪不容赦,奉尊主之令,废除苏子规长老之位,由监察司审判。”

他话语刚落,全场一片死寂。

众人不由自主的看向前一刻还万众瞩目,被一群人围着阿谀讨好的一个老者。

苏京就站在这个老者身边,刚刚对方还给了自己女儿一件非常珍贵项链状的灵宝,一副其乐融融的样。

现在,老者脸色难看的生人勿近,连苏酥都害怕的往自己父亲身边躲。

老者暴怒:“胡说八道,他算什么东西?怎么敢废除我!”

黑衣少年瞬间来到老者面前,看似纤细赢弱的少年,一拳却将一个八阶天师轻松拍飞了。

老者来不及反抗,只是无法反抗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集聚,往后飞过去,狠狠的砸到星宿厅刻着浮雕的墙壁上,抠都抠不下来的那种。

黑衣少年冷冷道:“妄议尊主,罪无可赦。”

死寂一片,众人脸色徒然大变,大为骇然,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八阶的天师,竟然那么轻而易举的就被拍飞了?还毫无反抗之力?

苏京气得浑身发抖,冷汗爬了一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原本是为了炫耀苏家实力的晚宴,恐怕要打脸了……

黑衣少年不予理会众人精彩纷呈的脸,手一扬,由灵气交织而成的一面黑网将拍入墙壁的老者裹住,黑网将老者一起扯入某个空间,同时消失。

黑衣少年转身,像是踩在空气上一样,不过走了三步。眼前的空间扭曲了一下,整个人跨了进去也随之消失了。

在苏家的人难看至极、阴沉铁青的表情下,白衣少年不紧不慢道:“空出的长老之位,暂时由罗鸢代任,具体任命通知,有长老会议选举待定。”

十二使者之中,苏家原来有两个长老,家主苏明源和他的一个堂弟苏子规。苏子规和苏明源,这两人就是苏家的顶梁支柱,苏家这一辈的领袖人物。

失去一个即将到手的长老之位,又失去一个手上的长老之位,前者的打击上在苏家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后者的影响,足以让整个苏家元气大伤,颜面尽失。

尊主身边的两个护法,分别负责奖惩。黑衣护法下的监察司,是专门负责收拾为非作歹天师的机构。如果说玄门九大家族权力滔天,让人敬畏,监察司就是无孔不入,令人惧怕,说是闻风丧胆也不足为过。但监察司基本上会给九大家族一个面子,有什么大的动静也会提前通一声气,像这种没有任何先兆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打脸苏家……还是第一次发生。

这是公然赤裸裸的打脸苏家!

苏家,果然得罪了尊主!

在场的大部分都是人精,当下心思千回百转,各自打着小算盘。

而在场罗家天师,莫名其妙就被这一口大饼砸了个欣喜若狂,头昏眼花。

虽然说这个长老之位是代任,但能够收入囊中的可能性非常大!

两位护法走了之后,星宿厅内很快又恢复了热闹,轻柔是美妙的音乐如潮水般流动。似乎刚才没有发生任何的不愉快。

不过,宴会的主人一下子就变了。

苏家的天师惶恐不安,死气沉沉,为首的苏京阴冷着一张脸挥袖而去。

罗家的天师一下子成为了宴会的主角,不少人围着巴结讨好。

也许这九大家族之首,很快就要换一个家族了。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唯独苏凛然不以为然,仿佛事不关己一样冷眼旁观。

苏家这些年来越发猖狂不知收敛,渐渐的不把上面那位当一回事,会有今天不足为奇。

宝珠还在不遗余力的劝嘱洗脑苏凛然,絮絮叨叨呕心吐血:【我可以感觉到苏家的运势越来越低了,你知道苏家为什么会越来越倒霉吗?那个美人,她就是天选之女,天选之女就是天道的亲闺女!虽然命运多舛但运势逆天,谁碰她谁有好处!谁跟她关系好谁就走运!罗家运势越来越好,就是因为跟天选之女的关系好,现在苏家不行就是因为得罪了她……只要你跟她搞好关系,不能双修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得到她的喜爱,分走她身上一部分运势,分分钟就能走上人生巅峰叱咤风云!你要跟她搞好关系,你要讨她欢心,其实你长的应该很符合女孩子的审美,只要多笑笑……】

苏凛然:“……”

吵死了。

不过……

“叶无卿能让苏家越来越倒霉?”苏凛然眼中似乎带上了笑,却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宝珠:【理论上来说是会的,得罪了天选之女,自然会越来越倒霉。】

它自从诞生意识之后,因为能与天灵地宝产生微妙的沟通交际,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曾经的天选之子,天选之女,不是命运多舛,就是生来万事如意顺风顺。命运是两种极端,但不管是哪一种,身上都会带有强烈的运势,叶无卿的命运属于前者,身上的运势虽然强烈,但现在原来属于她人生中的低谷。

不是有一句话这么说吗,日落西山你不陪,东山再起你是谁?你是要趁着这一个机会跟天选之女搞好关系,借着他的运势走上人生巅峰啊!

宝珠美滋滋的想,虽然它现在契约的苏凛然运势不错,但比起叶无卿来说差远了,如果能够得到她的喜爱,它也能分分钟沾光走上灵宝巅峰。想想就美滋滋的。

苏凛然用力握紧了酒杯,一口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很好……”

宝珠:【天选之女,多么美丽可爱呀,你难道就不心动吗?心动吗?】

苏凛然海里突然出现叶无卿的脸,然后一下子变成了幻境里面猥琐肌肉大汉,“……”。

不心动,但手想动,痒痒的想打人。

最新小说: 金华问仙录 等你来盛宠 地球收容所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继承者游戏 穿越课本诸天 精神切割师 黑暗王朝 全能销售王 废土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