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奥术

哈雷尔港位于恕瑞玛大陆最东端,是一座港口城市,汇聚着各色人等喧闹杂处,尽管看上去并不繁盛,却出乎意料的,这里的瓦斯塔亚人和普通人类之间的相处甚至要比艾欧尼亚更为和谐。

许是原始雨林作隔,哈雷尔港的居民并不能接触到很多外来者,有且仅有的客人就只能是那些来自比尔吉沃特的恶棍——他们狡诈,阴险,恶毒,而且不择手段。作为一处与世隔绝的城市,哈雷尔港的人们依然使用金银两币,而钱币的内流也让他们变得相当富有。

或许是那些比尔吉沃特的恶棍们做过什么,所以才让哈雷尔港的居民们无比团结。

苏木选择在城外的远处落地,随后步行进入其中。

崔斯特和格雷福斯还有安妮现在应该也已经回去了的比尔吉沃特,他们不会在外地停留很久,最多只是一个冬天,等到蚀魂夜过去之后就会回去。而想到蚀魂夜,苏木又不禁皱眉——或许在重新得到那些世界符文碎片之前的时候苏木还不知道,但这些世界符文碎片却见过了这整个世界的历史沧桑——曾经的福光岛,如今的暗影岛,破败之王的诅咒,以及莫德凯撒的统治。

幽魂军团,早晚有一天会彻底吞没比尔吉沃特,然后向着内陆进发。

“还有时间。”

苏木仔细盘算一番,松了口气。

以他如今的本事,想要阻拦暗影岛的幽魂大军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而如果定要螳臂当车的话,唯一的后果就只能是真神的陨落。

但崔斯特和格雷福斯都是惜命的家伙,他们应该不会愿意跟着比尔吉沃特一起沉入海底。

倒是娜迦卡波洛丝...

苏木皱起眉头,手指抚过身旁经过的一条藤蔓,绿光流萤,随后,那根藤蔓就像一条灵蛇一般活动起来,悄无声息的伸展蔓延出去,一直想着东方,想着远处,在经过了海岸之后,探入水中。

催动天空与海洋的无休怪兽。

苏木还记得有谁是这么跟他说的,具体描述的则是娜迦卡波洛丝,也是比尔吉沃特的海兽祭祀对它的称呼——这种说法没什么问题,但有问题的则是信奉着娜迦卡波洛丝的使徒们,他们不能理解娜迦卡波洛丝在宇宙中的地位,对待母亲的态度,以及面对万物的信仰。

“每个灵魂生来就是宇宙的仆人;所有生命的欲望都由宇宙所植;宇宙涌动前行,全因万物汲汲追索各自的欲望。”

苏木远远看着那根藤蔓进入水中,口中念念有词,这些是那个信奉着娜迦卡波洛丝的教会核心,共有三大信条。或许这在常人而言还有些深奥,但...

“仁慈不是什么好事,那会让你毁了你自己,娜迦卡波洛丝。像是现在,你就唯有躲在海底才能逃过它的追杀。”

宇宙规则的真意不该为凡人所知。

哪怕它已经非常精简,让人很难真正理解其中饱含的深意,但娜迦卡波洛丝这样的做法却终究不能为苏木所认同——它太过仁慈,也是所有兄弟姐妹中第一个做出将自己的力量借给人类的神明,更是第一个被逆子追杀,丢失了物质存在,而只能以灵魂存在苟且偷生的神明。

“真可怜。”

苏木咧嘴嘲笑一声,旋即转身,进入哈雷尔港城内。

形形色色的人们来来往往,商铺林立,充斥着原始古老风格的建筑夹杂着比尔吉沃特的简陋风格——那些恶棍们带坏了这里的人,苏木亲眼见到一条蜥蜴模样的瓦斯塔亚人在角落小巷里正狠狠地踹着一个小男孩儿,只因为那个孩子偷了一小块儿面包。

这种事,管之不尽。

苏木转身离开,用了很长时间才终于找到一家贩卖起司面包的商铺。但他没钱,身上仅存的那些也早已经丢在了奈瑞玛桀,但这可难不倒苏木,而且他并没有再浪费多少时间就拿到了一大袋子的起司面包,然后转身离开。

回去的路上,藤蔓一直都在深海中散播着他的声音,但苏木却并没有得到娜迦卡波洛丝的回信——那家伙似乎是执意要把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当作仇人一样对待,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警惕,生怕暴露了自己的行动。

而如苏木,也只知道那个混蛋就藏在比尔吉沃特附近的深海里,却不知道具体的地方。

千珏应该也不知道。

...

一个白色卷发黑色皮肤的女孩儿忽然带着她的仆人从森林里出现,她身上挂着一把环刃,表情阴冷,站在高处注视着下方的奈德丽和妮蔻,而她身后的仆人则是尽力的维持着云雾一般的元素魔法围绕在女孩儿的身边,帮她驱散了丛林里的热气。

“两个野人?人类,和瓦斯塔亚人?”

女孩儿眯起眼睛,眼神不善。

“刚刚从天上飞走的那人就是从这个方向来的。你们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得先纠正你一点,我们是两个瓦斯塔亚人。我是,她也是。”

奈德丽皱眉上前,顺便从地上拾起一块儿石头当作暂时的武器。她原本是打算重新磨出一枚矛头出来,但苏木所拥有的土石魔法却让奈德丽在准备行动前忽然有了新的想法——或许她可以拜托苏木帮她制作一根新的石矛,用魔法制造出来的石头,肯定可以更加锋利,至少要比她费尽心思打磨出来的石头锋利。

但现在奈德丽有些后悔了,她认出了站在上面的那个女孩儿,她叫奇亚娜,她的父母统治着一座隐藏在以绪塔尔密林深处的城邦,名叫以绪奥肯。

最年幼的公主殿下。

还要她的仆人,贝亚尔。

“这个问题并不重要。”

奇亚娜的脾气很不好,一直如此,就像奈德丽听说的那些,她的脸色已经差得出奇,而且一只手握住了她扛在肩膀上的环刃。

“我再问你,你,和之前那个利用奥术之风魔法飞走的家伙是什么关系。”

“奥术之风?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话,那就是奥术之风。”

奈德丽咧嘴嘲笑,侧出一步,把满脸好奇探头探尾的妮蔻挡在身后,避免这个不谙人情世事的家伙真的惹恼了奇亚娜——尽管只是听说,但那些流传在丛林中的传言却出奇的一致——以续奥肯最年幼的小公主有着非同凡响的天赋,她比以续奥肯的任何人都更为强大,年幼不是她的弱项,而是她潜力无限的证明,并且已经没有谁可以阻拦这位以续奥肯未来女皇的成长,包括那些异乡人。

但除此之外,奇亚娜又太过自恃骄狂,眼高于天,尽管这位最年幼的小公主殿下有着这样的实力,可越是自恃骄狂,就越是有可能会给自己招来毁灭——因为早在很久之前,这位最为年幼的小公主殿下就已经广而告之——她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大元素使。她是以绪奥肯命中注定的统治者,还将成为以绪塔尔全境的女皇。

“过于骄纵带来的毁灭,已经临头了。”

言辞恶毒的动物们都是这么说的。

奈德丽抿了下嘴巴,忽然笑了起来。

“你找他,是为了什么?”

“没人可以站在我的头顶,从我的上方飞过。而如果有,那他就太过胆大包天了。区区一个野人而已。”

奇亚娜扯了下嘴角,眼神里泛着冷光。

但奈德丽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儿还有些话没有说出来,比如:没人可以在她之前掌握她还没能掌握的魔法,尤其那人的样子看起来还很年轻。

“野人?”

奈德丽咧嘴大笑起来。

“我们和你一样,同样生活在这片丛林之中,有着自己的文明和生活。但为什么我们是野人,而你却不是?”

“当然是因为你们太过弱小。”

奇亚娜似乎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她眉关紧皱,把挂在肩膀上的环刃往前推了一下,奥术魔法的能量悄然悸动起来,阵阵奥术能量的光晕在刀刃上轻轻流转。

奈德丽收敛了笑容。

“我听说过你,奇亚娜,听说过很多关于你的事,其中也包括你是如何夺走本该属于你姐姐玛拉的统治地位的。你天赋卓绝,聪明,而且足够果决,也足够狠辣。说实话,按照如人类国度一般的文明而言,你是最适合继承以续奥肯的人选。但还是那句话,就像很多人都跟你说过的,你太目中无人了。”

说着,奈德丽小心翼翼护着妮蔻后退。

尽管这位变色龙小姑娘不太明白她们到底在说什么,但紧张的氛围却让她的尾巴都直直的竖立起来,乖乖听话后退。

贝亚尔的表情已经完全紧绷,小心翼翼地看着站在他身前沉默不言的奇亚娜——作为最亲近的仆人,贝亚尔很清楚现在的奇亚娜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从最开始见到那个年轻男人的时候开始,奇亚娜就已经有些忍不住了,因为她至今也没能掌握奥术之风魔法,就连浮空一尺都做不到,更妄谈凌空飞翔。但那个看起来只比她打了几岁的年轻男人却做到了,而且游刃有余。

奥勒塔尔环刃上的光芒越发明显了许多。

奥术能量的波动引来一阵狂风,吹得整片雨林飒飒作响,折断了灌木丛的枝叶,然后引到半空,再坠落下来。

奇亚娜咬了下牙齿,在那把奥勒塔尔环刃上的光芒开始急速闪动的时候猛地冲了出去,无数藤蔓在她身后破土而出,土石的能量,寒冰的森冷,也一同出现,尽数绞杀而去。

弥漫的磅礴能量让奈德丽脸色急变,她在一阵魔法之风中变成兽形,转身咬住了妮蔻脖颈后面的衣领就立刻冲了出去,险险躲过在身后爆炸的能量——能量爆炸之处,土石翻滚,冰霜满布,藤蔓像是一条又一条蟒蛇拼命摇晃撞击,蛮力强横,留下一座巨大的深坑。

奇亚娜的身形落在其中一条藤蔓上,蹲伏其上,奥勒塔尔环刃上的能量光芒越发明显了许多。

妮蔻眨着眼睛,好不容易明白发生了什么,这才回头看去。

“她为什么会攻击我们?”

“因为她是个蠢货!”

奈德丽急急的回答一句,身形猛地一跃而起,攀上一棵古树,立身在枝杈上回头看去。而奇亚娜也已经翻身而起,脚下的藤蔓像是毒龙一般猛地撞出,直指奈德丽立身之处。

美洲狮不得已再度跃出,落在空地上,但原本的那棵古树却已经彻底折断,轰然倒塌。

能量的光芒越发华丽,寒冰,土石,以及藤蔓。

奇亚娜眼神阴冷,她脚下的地面开始震动起来,而那棵被折断的古树也似乎重新活了过来,无数的根须疯狂生长,破土而出,跟随着奇亚娜的冲锋一同而来,密密麻麻像是无数弓箭长矛,有先有后,尽都向着奈德丽杀来。

妮蔻眨眨眼睛,跟着就张大嘴巴发出一阵夸张的大叫。

“该死的混蛋,如果以续奥肯被她统治,我敢肯定,用不了多久那个国度就会毁于一旦!”

奈德丽鼻子里喷出一股热气,身形敏捷地转身冲出,一边躲闪着身后刺来的无数如长矛箭矢一般的根须,一边向着另一边的矮山上跑去。

轰隆隆的声音络绎不绝,地面上也接连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深坑。

奇亚娜愈发有些恼火,奈德丽的敏捷就跟丛林里的豹子一样,尽管她只是一头美洲狮,但却太过习惯在丛林里奔跑捕猎,四处游荡,任何地形对她而言都不是什么难题——当然,地形对奇亚娜也不是什么难题,以续奥肯同样深藏在丛林当中,她自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

而直到奈德丽冲上山顶,那些锋利的根须也就只在她的小腹侧面留下了一道不怎么起眼的伤痕。

“放我下来,我能自己跑。”

妮蔻挣扎着扯破了自己的衣裳,然后伸手去摸奈德丽,变成了跟她一样的美洲狮。

“啊哈,我现在是奈德丽惹!”

妮蔻大笑,似乎并不觉得紧张。

而奈德丽也没打算在这种时候跟她计较什么,只是眼神和表情越发有些阴郁。

奇亚娜忽然停止了追逐,脚下踩着一根藤蔓缓缓升上半空,站姿优雅,高高在上。她咧开嘴巴大肆嘲笑,眼神里甚至带上了一些怜悯的意味。

“嘿,黑女人,我劝你最好小心点儿!”

美洲狮模样的妮蔻瞧见奇亚娜,立刻转过身来弓背伏地,龇牙咧嘴,生气大叫。

“你弄伤了奈德丽,妮蔻生气惹!”

最新小说: 穿成八零福运小萌包 无道荒天 绝地求生之无限爆装 我的昨日恋歌 降妖捉怪 斗罗大陆之剑神传奇 别浪了师父大人 神禁纹 血怒苍穹 宠溺至上:帝少娇妻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