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小说 > 科幻灵异 > 盗高一尺 > 第十三章 沈菀菀

第十三章 沈菀菀

范蠡,字少伯,春秋末期政治家、军事家、经济学家和道家学者。曾献策扶助越王勾践复国,范蠡为中国早期商业理论家,被后人尊称为“商圣”、“南阳五圣”之一。虽出身贫贱,但是博学多才,与楚宛令文种相识、相交甚深。因不满当时楚国政治黑暗、非贵族不得入仕而一起投奔越国,辅佐越国勾践。

传说他帮助勾践兴越国,灭吴国,一雪会稽之耻。功成名就之后急流勇退,化名姓为鸱夷子皮,遨游于七十二峰之间。期间三次经商成巨富,三散家财。后定居于宋国陶丘,自号“陶朱公”。世人誉之“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

范蠡本人拥有朴素唯物主义战略观,对于整个国家的军事主张:持盈者与天,定倾考与人,节事考与地,其实这是一种朴靠的唯物主义战争观,即“持盈者与天”,指出了万世万物郁有其自然的规律,就像日月更替,月圆月缺一样,他捷醒勾践要按照规律办事,遵守天地间自然的法则,这样才能达到战争的目的。在勾践卧薪尝胆时,其对吴国发动了“粮食战”,强则戎骄逸,处安有备:弱则暗图强,待机而动;用兵善乘虚蹈隙,出奇制胜。为后世称道并沿用。

于实践和战争指挥中,范蠡所运用的谋略十分灵活多变,他主张“后则用阴,先则用阳;近则用柔,远则用刚”。在战场上,如果要采取先发制人的战术就必须坚定不动摇,并要行动迅速,速战速决,如果要后发制人,则要谨慎周密;当敌人靠近的时候,可以主动示弱,引诱敌人,而后出奇制胜,当敌人距离较远时,则要以强大的气势来震慑敌人。

范蠡说过,“审备则可战,审备慎守,以待不虞,备设守固,必可应难”。要想战胜别人,首先要经过周密的准备,准备周密,谨慎防守,这样才能应对未知的挑战,准备充分才会在面对危险国难时有备无患,这表明他充分认识到了战争准备的重要性,在这一主导思想的指导下,他提出了富国强民的国防战备观“知斗则修备,时用则知物,二者行,则万物之情可得而观已”要取得战争的胜利,就必须搞好战备物资,然而战备问题牵扯到方方面面,首先要发展生产,越国在范蠡和文种的主持下,颁布了一系列发展生产的措施,富国强民。

诸如范蠡这样的人,如果是在自己的墓中阻挡盗墓者,李绿蚁的猜测应该也是符合他的性格的机关,但是看看自己现在身处的环境,又拿不定主意了。

毕竟对于墓主来说,陵墓是自己的安息之所,应该无所不用其极的使盗墓贼吃不了兜着走,这样想也是合情合理,但是总觉得跟历史上记载的那个范蠡有所出入,这一点令李绿蚁格外在意:莫非此墓跟前两个一样,都有些“特殊”之处?

雾气不如在海面上那样集中,倒也不是冲着他们来的,而是这一片空间都分散着这些雾气,氤氲充斥的好像浓烟一样。

栾菁菁带着几分惧意的“江面上起雾时,你说的是盂兰盆节,阴兵借道的原因,现在这又是为了什么?难道在雾气中,会有什么东西跑出来吗?”

话音刚落,忽然雾气好像是听懂了一般,无数的纸钱从雾顶缓缓下落,纷纷扬扬的洒了一片,千朵万朵压枝低,栾菁菁尽管害怕,却佯装镇定,然而在一张纸钱若有若无的飘到她头发上时,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的靠紧了李绿蚁。

恐惧只会愈演愈烈,在纸钱纷纷扬扬的如同雪花一般,堆积满了悬崖峭壁后,好像过去一个世纪般的漫长,从雾顶又垂挂下无数的招魂幡索,这些招魂幡索好巧不巧的,正好停在了峭壁的山壁上垂挂,像是可供人攀岩的登山绳一样。因为这无数的纸钱与无数的招魂幡索,空气也显得更加可怖,因为到现在为止,这些纸钱与招魂幡索的出现,都是没有声音的,好像是暴风雨来前的平静。

这种无边的恐怖,却不发出一点声音的煎熬,才最致命。

栾菁菁看着山谷,总觉得会有什么东西顺着这招魂幡索爬上来一般,却这个念头还没完,就在脚底下的招魂幡索忽然“咔嚓”动了一下,仿佛是绳子的另一端,有什么样的生灵在呼应她,告诉她我就要上来了。

事已至此,只用常理解释现在的现象显然是说不清了,李绿蚁拉着栾菁菁快跑,却那些招魂幡索是无处不在的,无论跑到哪里,那些招魂幡索好像是回应他们一样,都开始发出有什么东西顺着它爬上来的“蹭蹭”声。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这里发生的一切,为什么都如此诡异?简直是按照自己所想的剧本来进行排演的?

李绿蚁还未将这个重要的念头深入探讨,栾菁菁却扯了扯李绿蚁的袖子“爬上来的会是什么东西?”

李绿蚁也有些心慌的“现在看来,我们停的路,便是阴司的奈何桥,这些招魂幡,并不是在超度,而是在招引,招来的不是阴间的鬼魂,便是逗留在人间不肯离去的生灵。”

“咯咯——”

深渊之底响起无数银铃般的笑声,宛如垂髫幼子少年竞相嬉戏,又如少女爽朗的酣畅淋漓。

“咯咯咯——”

李绿蚁头皮发麻:这下面果然有东西顺着招魂幡索爬上来了!

栾菁菁脸上露出一丝狠辣,从背包中拿出伞兵刀,开始割起那些招魂幡索起来,“你做什么?”

栾菁菁眼神一狠“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难道我们要任由那些东西爬上来杀了我们吗?而且听这声音,来自四面八方,说明数量定然不少,这里连逃跑的地方都没有,难道还要坐以待毙吗?”

李绿蚁摇头“这里招魂幡索的数量这么多,即便你割也是割不完的。”

“那你来想个办法!!”

栾菁菁的精神似乎有些崩溃起来,冲着李绿蚁大喊大叫:没错,正常人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还会神智如往?栾菁菁有些失态,但却只是竭力想保住自己的命,可是李绿蚁觉得,现在两人所遇到的情况,明显不符合常理,如果找不到源头在哪,从根源解决的话,也无异于螳臂当车。

但是说的容易。

栾菁菁额头上沁出汗意,手都开始颤抖起来,那招魂幡索其实就是纸做的,说来是极轻的,一捏还可以变形,但是不知为什么,用刀割就是割不断,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想想办法,想想办法——”栾菁菁几乎要崩溃的“组长不是说你神通广大,任何困难险阻都拦不住你吗?想想办法,为什么我们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为什么这一切明显不合常理,却偏偏让我们遇上了?”

见栾菁菁几乎是带着哭腔的恳求,李绿蚁也是心急如焚,几个呼吸后,最先露出头来的,是一个女娃娃,那女娃娃约莫不过四五岁,全身布满鱼鳞,弯腰驼背,好像是娃娃鱼成精上岸一般。眼睛与嘴巴血红血红,扎着两个羊角辫,穿着红色的肚兜,头颅与身体都比寻常的小童大了不少,肚子鼓鼓囊囊的,不知装了什么。

“嘻嘻——”

那女童第一个钻出头来,好奇的打探着两个喘气的生灵,看到这个女童的出现,栾菁菁吓得手一抖,伞兵刀顿时落入无底深渊,往李绿蚁这边跑来。

第二个钻出头来的,是一个男童,扎着一个冲天辫,也是身着红肚兜,好似一条成精的娃娃鱼,但比女童强壮了不少,年纪却显得更小一点,他好像没有颈骨一般,明明看着的是前面,脑袋却转过来,笑嘻嘻的冲着两人“咯咯”笑出声。

见此情景,两人大脑一瞬间一片空白,却这些东西忽然好像被什么东西按住了暂停键一般,都短暂的停滞了一秒,到底恐惧的思绪是很难战胜的,栾菁菁看着冒出来的两个小童,颤抖的想:难道下面还有更多这些东西吗?

果不其然,在栾菁菁这般想后,那些原本静止不动的招魂幡忽然齐齐颤抖了一下,无数小童的脑袋冒了出来,但到底是山壁实在太深,也要几分钟才能爬上来,那些小童好似壁虎一般,匍匐着前进,一般上岸,一边还不住的笑,似乎为即将饱餐一顿而开心不已。

李绿蚁脑海中忽然闪过一条电石火光的线,将一切诡异联系起来,转过身直直看着栾菁菁的眼神“栾菁菁,我问你,我们一开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栾菁菁正在害怕,忽然被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唬住“你问我为什么?我怎么可能知道?”

“一定,一定有原因的,你说,你有没有在昏迷的时候做了什么?”

“我昏迷的时候自己的意识都不清醒,怎么可能作甚么?况且你我一起陷入昏迷,你为什么会怀疑我?”栾菁菁以为李绿蚁的意思是现在造成的一切,她是始作俑者,却李绿蚁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不,我是说,你有没有曾经做过什么暗示性的动作,或者说过什么话,或者有这样的念头,觉得我们一定会在悬崖上进退维谷,四面楚歌?”

栾菁菁气愤的甩开李绿蚁禁锢的手臂“你疯了吧,你居然怀疑我?那鬼打墙的事情,我如何能办到?当时被困在那鬼打墙中,我的焦急不比你少,当时我想即便是我们身处悬崖峭壁上,也有跳下去这一条路,总好过在这鬼打墙的圈子里,却你一个劲的现在责怪——”

“哈哈哈!”李绿蚁狂喜不已“就是这个!”

栾菁菁惊愕的“什么?”

李绿蚁转过身,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对着栾菁菁道“你现在试一下,让雾散开。”

栾菁菁诧异的“你疯了?我让它散开就散开?难道你以为——”

却栾菁菁的话还没说完,原本堆积的无比浓稠的雾气骤然消散,栾菁菁脸上的表情凝固,僵硬着身体看向李绿蚁“你早就知道了?”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见栾菁菁又要问,连忙“我也试过,但是显然效果没有你好,这种极为特殊的情况,似乎只对雌性生物有作用。”

栾菁菁脸皮一白,虽然雾气消散了,但是这些怪物还在持之以恒的往上爬,显然再过不久就要爬上来了,连忙一鼓作气:给我一条出路,给我一条出路。

却在这一瞬,忽然一条悬浮在空中的青石甬道突现,彼此间的距离不过两米,一跃便可过去,李绿蚁拿着手电筒对那石道照了照,虽然是仓促间的逃生之路,但是已经很不容易了,连忙对着瞠目结舌的栾菁菁道“你赶紧过去!”

“那你呢?”

“你先过去,我自然便会过去。”

栾菁菁听后也不再推让,直接跃了过去,李绿蚁紧随其后,却身后的“咯咯咯”的笑声愈加逼近,两人一跃到那青石道上便立刻狂奔起来。

李绿蚁猜测,虽然这种情况可以以人的意志转移而产生相应的变化,但是已经客观存在的危险却不会忽然消失,就比如刚才消失的雾气,只是消失了一会儿,现在又从四面八方涌上来,便是最好的一个例子,那些怪物一定会穷追不舍。

只是李绿蚁心里有些怀疑:刚刚发生的一切,无疑是一种无端从空间里创造出物体,这已经几乎相当于造物主一般,以常理来推算,是绝不可能的,而且为什么只对雌性生物的回应更加热切呢?

穿梭在这甬道里,甬道之间的青石砖块间的缝隙格外明显,一块块的堆叠起来,还预留了烛台的位置,只是烛台里原本应该放着鲛人的膏油,不知为何里面却空空如也。

越往前走,除了手电筒的光亮,却还有别的光亮,显然就是出口了,后面忽然响起“咯咯咯”的叫声:那些东西追上来了!

李绿蚁与栾菁菁迅速灭掉手电筒,前方传来了说话的人声,蹑手蹑脚的过去,准备鱼目混珠。

甬道的入口有一方台阶,台阶下是一个干燥的平地,周围堆着一些腐朽的棺椁,似乎这里曾经是个墓室,李绿蚁看到这里忽然觉得所经历的点有一个矛盾的悖论,但是一时间就是想不出这个点的按钮到底在什么地方。

栾菁菁扯了扯李绿蚁的袖子,好像准备说什么,李绿蚁做出一个“嘘”的手势,拉着栾菁菁的胳膊,往侧边蹩去。因为石阶的对面还有一个石阶,之上有一道墓门,两边是一些嶙峋的碎石平地,比下方的平地高出了不少,掩藏起两个人混过去,倒是绰绰有余的,但是敌我未明,这些人不知是何来头,若是开口发出声音,惊扰了对方就不好了。

栾菁菁本想说出藏在心里的一个疑惑,但根据现在的情况与李绿蚁的制止,也只得将疑惑咽进肚子里,却不知这个疑惑现在若是说出来,就恰好能解决刚才李绿蚁所想出的那个悖论,也能为后面省去不少麻烦。

“宋老大,这一票,兄弟本都是洗手不干的,要不是奔着您老的名头来,可没人愿意淌这趟浑水,事后宋老大准备给哥几个怎么分啊?”

下方一共坐着十几个人围成一个不规则的大圆,中间点着一盏无烟炉,无烟炉上“咕嘟咕嘟”,似乎在煮着压缩饼干,炭火有些“哔啵”响,除此之外还有两大盏矿灯亮着,中央的视线很充足。在那些人中,李绿蚁看到了左复,现在该称呼他为宋促了。

宋促在这一伙人中的地位似乎很高,原本那一群人在讨论的是怎么分配宝贝的问题,七嘴八舌,吵吵闹闹的,几乎要打起架来,但是宋促只是微微“咳”了一下,场面顿时就安静下来。

“吵什么?我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你们一个个也都是我亲自请来的,都是自家兄弟,虽然彼此见面的不多,但都还认我这个大哥,难道我会哄你们吗?”

宋促开口便镇住了全场,其中一个脸上长着痦子,带些凶狠之色的大块头道“大哥自然不会哄我们,可这个问题现在不讨论,早晚也是要讨论的,万一最后打起来,那才是伤脑筋。”

“那你说怎么分?”宋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却眼神尽是冷漠之色,痦子洋洋得意的“那个自然是我们大家都要均——”忽然他的脖子一凉,立即打了个激灵的“大哥说怎么分就怎么分!兄弟们绝无二话!”

李绿蚁正好奇这痦子怎么忽然怂的这么快,却一转眼,沈菀菀的头已经悄悄地搭在了他的脖颈间,只要一口下去,这痦子再快的身手也得求饶。

此刻李绿蚁算是真正意义上见到沈菀菀了,果然其样子,与秦翩翩的描述别无二致,痦子当出头鸟讨了个没趣,悻悻的坐回原地,沈菀菀乖巧的落在宋促的身旁,正准备脑袋回身,忽然鼻子嗅了嗅,猛地看向李绿蚁这个方向。

“怎么了?”

沈菀菀忽然露出满嘴的獠牙,青着一张脸往李绿蚁这里飘来“有两只老鼠混进来了。”

最新小说: 快穿之咸鱼只想躺赢 芥子无量 师爷多娇:大人今晚睡书房 诸天万界卡包系统 剑锋之下 摸尸成道 我的手机连地府 法海之无敌诸天 移动的西游衙门 千折白羽断刃为王